相同的展览,

不同的视角。

全高清写真,

不一样的汝窑展。

天青色的汝瓷文化是宋代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以其工艺精湛、造型秀美、釉面蕴润、高雅素净的丰韵而独具风采,在我国瓷器发展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重要标志。烧造二十余年,存世不足百件,倍显稀珍。


“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

——南宋叶寘《坦斋笔衡》



2012年4月4日,香港苏富比拍卖,这件口沿有修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以2.0786亿港元成交,刷新宋瓷世界拍卖纪录。


“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末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

——南宋周辉《清波杂志》



相信很多人在大博物馆里看展览,都有过一个体会:累并快乐!因为在馆中,很容易发现自己的知识匮乏,大量信息开始拥塞入脑。加之时间所限,没等看完就身心俱疲。因此,看展前,一定要对想看的展览做提前预习。到了现场,带着理解去看实物。这展览就能看得舒坦喽~

观展,是安静的修行。对博物馆内的声音历来厌烦,尤其是带着扩音器的讲解。本次展览开幕前就有不少好友相约,但我想,还是避开高峰时段,找个闲适午后,一人安静观展。之后,我用镜头语言记录下我的观展轨迹,分享予大家。总比在馆里交头接耳强。

最大的遗憾是台北故宫的汝窑没来,缺了半壁江山。


这三件,是前帖《瓷之巅》的封面,大英博物馆藏。她们这次都来了,养眼。

玉壶春最难拿捏的是外型线条之美。从腹到肩至颈,最后翻口,一气呵成。任何1cm的变化都会改变整体气韵,影响视觉美感。展览上还有一件窑址出土的残修器,大家可以比较一下。


这件锦葵式茶托,美极了。宋代茶托多用漆托。用瓷器制作的极少,且只有少数知名大窑有做,比如,汝窑、官窑、定窑等。酒盏托就多多了,我们现在能看到的瓷盏托,大多为酒盏托。

这件盘口有点翘,上面那件玉壶春也不是特别正。再好的宋瓷也都多有这个看似缺点的特点。要规整可以模制,可重复的是工艺品,独一无二的才是艺术品。往往藏家和行家都会拿这个说事、砍价,这是一个砍价砍出来的误区。

这件三足奁,北京故宫的汝窑主角。口沿小修,一冲一足断修。历尽沧桑~


国博有一件南宋官窑的,和这件造型一模一样。这件修的厉害,釉面基本失真。

高丽学汝窑,从这件上能看出不少端倪。



这件青釉残碗是张公巷遗址的。

这件盏托也是张公巷遗址的。张公巷窑的烧制质量很高,不比清凉寺烧的差。清凉寺窑址是狭义上的汝窑遗址,广义上的汝窑指的是宋代汝州地区的所有窑厂。

捕鱼捞出8件国宝,揭秘其传奇身世! 2020-07-02
捕鱼捞出8件国宝,揭秘其传奇身世!
这些流失的中国古玉:堪称教科书式的经典 2020-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