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纽约佳士得1500多万的红山玉猪龙刚刚爆冷,昨日上午香港苏富比良渚玉琮最终966万(港元含佣金)成交!

Lot 3020 新石器时代 良渚文化兽面纹玉琮(790万落锤)
尺寸:直径10cm
来源:端方(1861-1911年)收藏
展览:《古代支那美术展观》,山中商会,大阪,1923年,编号29,列为端方珍藏周朝玉器
出版:大村西崖编,《支那古美术图谱》,上册,东京,1932年,编号95



此拍品外壁承圆弧四角形,四面中段凹陷,分隔四长方形兽面纹,应属良渚中期之作。此琮之兽面纹,双目圆睁,眼角上扬,乃良渚经典,细扁方形为口,上端二段水平边线或为前额,或髮际,边线缀浅阴刻纹饰,宛若髮丝,精细至极,端方亦于玉琮木盒刻铭颂讚如此鬼斧神工。

盒盖题识:周组琮。琮之制不一,上有刻文者谓之组琮。此琮上有刻文,虽半已磨灭,能存者细如丝发,真昆吾刀所刻,此白玉有灰浸,西土中最上品。陶斋记。表明此件玉琮曾为晚清盛名金石鉴藏家端方(1861-1911年)所藏。

良渚文化的发现在1936年,直到59年夏鼐才提出良渚文化的名称,晚清民国时期古董商对良渚器物的认识都以为是周代遗存,因此端方在收藏题刻上写了周组琮,山中商会在出版刊物上也就沿袭了这名称。

托忒克·端方(1861年-1911年),号匋斋,清末大臣官至直隶总督


端方被誉为晚清旗人三才子之一,一生嗜好金石书画,收藏颇为不凡,著名的毛公鼎就是其旧藏。此件玉琮曾为晚清盛名金石鉴藏家端方(1861-1911年)所藏,玉琮木盒铭文落款“陶斋”,为端氏号。端氏出身满洲正白旗,曾出任多项朝廷要职,富远见且甚具影响力,曾出访美国及西欧多国,考查各国体制、教育机构、博物馆等,以求推动清国现代化(此木盒铭文述“西土”,或与此无直接关联)。满清覆亡后,端氏遭军变而殁,其珍藏多数高古青铜器、玉器、书画遂由其族人变卖流散。1911年端方死后,此件玉琮辗转流至日本,为当时最大的中国文物古董商山中商会所藏,1924年山中商会出版的《古代支那美术展览》及《支那古美术图谱》都将此件玉琮著录在内。

1986年浙江省余杭县反山12号墓出土的玉琮王


良渚玉琮作为良渚文化典型器物目前国内官方考古出土及征集加民间私人收藏再加海外各大博物馆收藏总数量约三百多个,带指纹工的玉琮约占十分之一,带指纹工的玉琮大多出现在良渚中心区域的高等级中早期墓葬中,玉琮的指纹工大都表现在兽面面鼻部,而底纹也带指纹工的玉琮相当罕见,目前的资料来看寥寥十来个而已。

通高8.9,上射径17.1-17.6,下射径16.5-17.5,孔外径5,孔内径3.8(厘米)


玉琮王形体宽阔硕大,纹饰独特繁缛,为良渚文化玉琮之首


反山遗址中最著名的出土琮王的12号大墓,连琮王在内出土带底纹的玉琮只三个。这些带底纹指纹工的玉琮均在国内各大博物馆收藏。海外各大博物馆虽然也收藏不少玉琮,不过带底纹的指纹工玉琮目前未见一件!


良渚指纹工微雕是距今四五千年新石器时代玉雕工艺的极致!因此无论从传承,级别,工艺和存世数量来看,这件玉琮都是近年流通领域出现的最好的一件玉琮,能在流通领域出现没被海外博物馆购藏也是奇迹,最终这件玉琮966万的表现,确实也从当前寒冷的古玉市场给大家带来了一点春天的暖意!


(文章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