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



2016年10月初,香港苏富比拍卖行的秋季拍卖会上,一件成交价最高的藏品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那就是以九千一百四十八万港元成交的乾隆玉玺。
这件和田青玉玉玺突出重围,拍出近亿元天价,给和田玉市场又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拍出九千万的天价玉玺
“清乾隆帝御宝青玉‘太上皇帝之宝’交龙钮方玺”

“太上皇帝之宝”印文

这方玉玺是用新疆和田青玉雕琢而成,玉色纯美,质地润泽,体积硕大。高11公分、长12.8公分、宽12.8公分。体积仅次于北京故宫所藏同印文方玺,为民间及拍卖市场流传所见最大方玺。论尺寸来说,这可以算是在“太上皇帝之宝”御玺中排名第二了。
乾隆六十年(1795年),乾隆皇帝禅位让子,尊为“太上皇帝”,特制多方底部刻有“太上皇帝之宝”六字的御玺以记,而此玺正是其中之一。
其中最大的一个是用喜字第一号御宝刻制的“太上皇帝之宝”,二十二点五公分见方,不过这个最大的最大之太上皇帝之宝从不钤用,所以此次拍卖的太上皇之宝也是所有实际钤用的太上皇帝之宝中最大者。
皇帝印玺拍卖最早引起人们关注大约是在2002年。当年4月24日,北京华辰拍卖公司在其春季拍卖会上,第849号拍品清康熙御用寿山石“戒之在得”和“七旬清健”对印是庚子年间故宫遭劫丢失的康熙玉印中的两枚,最终拍卖成交于390.5万元。

 
这块玉玺最终以近9200万港币,将近8000万人民币被一位亚洲收藏家拿下。



 被忽视的青玉 



从这件玉玺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乾隆时期或者再往前,赏玉并不是以白唯美。乾隆二十五宝玺中,有13枚都是青玉玉玺,所以和田青玉也有“帝王之玉”的美名。
此外,从使用历史来说,和田青玉的使用历史悠久,在汉代以前,青玉比白玉更为受欢迎,且青玉是被使用得最为广泛的一类和田玉,这也说明了青玉在和田玉历史上的地位。


和田玉文化在中国历史悠久,国人对和田玉的狂热,从古代玉石的故事及古人为了一块和氏壁近乎疯狂的故事都可见一斑。中国人对于玉,特别是和田玉,更是一种深厚文化沉积的喜好和仰望。

 乾隆玉玺的故事 



乾隆一生喜玉,所用玉玺无数,各种题材,各类材质应有尽有。乾隆一生共刻制1800余方宝玺,比整个清代其他所有皇帝的玺印的总和还多。
乾隆印玺不仅在数量上,使历代帝王无人可及;在质地上,同样多种多样,有铜、玉、石、水晶、玛瑙、象牙等。但乾隆爱玉如命,所以玉玺最多,包括碧玉、青白玉、青玉、墨玉、汉玉等。因为英法联军、八国联军进北京抢夺,晚清时期从宫内流出等原因,目前流失到世界各地的乾隆印玺也很多。

2003年香港苏富比秋拍2918万港元拍出了“清乾隆御帝组玺”五件

2004年香港苏富比春拍790万港元拍出了乾隆御宝“契理在寸心”田黄龙钮玺

2005年香港佳士得春拍437.6万港元拍出了清乾隆碧玉交龙“万泉庄宝”玺

2007年香港佳士得春拍456万港元拍出了“清乾隆御用白玉狮纽宝玺”

2008年香港苏富比秋拍1522万港元拍出了二方“乾隆帝御宝云龙钮白玉长方玺”

2010年,在台湾举行的一场拍卖会上,一方清乾隆青玉螭龙玉玺“乾隆御览之宝”以新台币4.3亿元落槌,加上佣金后为4.825亿,折合人民币约1.018亿元,买家是山西籍收藏家赵心。这方印玺是目前所知的8件“乾隆御览之宝”玉玺中最大的一件。

2010年一方清乾隆青玉螭龙玉玺“乾隆御览之宝”拍出4.825亿新台币

香港蘇富比在2010年秋拍中,将清乾隆御宝“信天主人”交龙钮白玉玺拍出1.2162亿元港元。

2011年保利秋拍4312万元拍出了清乾隆白玉龙钮“八征耄念之宝”“向用五福”宝玺

2012年匡时春拍977.5万元拍出了清乾隆寿山石雕九龙钮“諴亲王宝”玺

2012年,北京保利春拍中,一方乾隆皇帝为庆祝八旬圣寿而特别制作的“八徵耄念之宝”玉玺在几番竞价之后,最终以6900万元的价格成交。这一价格略高于2009年伦敦蘇富比拍出的和田青玉“八徵耄念之宝”印玺。

2013年嘉德春拍6670万元拍出了清乾隆御制白玉交龙钮“自强不息”宝玺

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拍1084万港元拍出了乾隆帝御宝田白雕“意静妙堪会”玺

2015年保利秋拍7475万元拍出了清乾隆白玉双龙钮宝玺“太上皇帝之宝”

2015年纽约苏富比春拍445万美元拍出了清乾隆御制青玉交龙钮“大观堂宝”玺

2016年保利春拍4197.5万元拍出了清乾隆白玉交龙钮宝玺“八征耄念之宝”




玉石收藏要有历史文化,没有历史积淀的玉石,到最后很容易慢慢萎缩。而和田玉这一被制作成国宝的东西,一定能在未来的市场中有着更好的空间。


(文章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